当前位置:主页 > 雷锋内慕报 >

郭德纲双人相声

发布时间:2019-10-29   浏览次数:

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  郭:徐德亮。在哪呢?在道儿上呢。一会儿又响了--特儿嗒嗒特啦嗒另另嗒...,史爱东。来不了了。一会儿又响了--爸爸接电话儿啊,喂,李菁,倒哪了?行行,(李,你等会儿等会儿)晚,晚会儿吧...

  郭:是不是。从2000年开始,跟李菁一块儿,蹦蹦哒儿哒儿的有时候在一块儿说相声

  郭:说相声不挣钱啊,人家干他那行儿,拿着板儿,脖子上挎一兜子,啊,且前门大街这头儿到永定门来回四趟百十来块钱,跟玩儿似的。知道么

  郭:反正是多知多懂,好。后台有什么事儿,他们都问我,啊,你瞧什么什么事儿,怎么解

  郭:是不是。准备一个大白瓷罐子,创富网老总论码甚至不去看医生,,刷干净了,刷干干净儿净儿的啊,都擦干了,没水了搁边儿搁着,上那个鱼市儿,买条胶皮管子,这头弄一针头,接好了,噗(口加动作)

  郭:破!(口)换鱼水都见过吧,往外嘬,嘬血,搁在白瓷罐里边儿,嘬四百斤血

  郭:啊。当然了那也是个办法儿啊,不少血吧,差不多,行了,这头拔下来扔边儿上,和了和了,看看稠不稠(动作)

  郭:姜沫,搁盐,搁一张李菁的相片儿,搁一副竹板儿,盖上盖儿,通上电,一按开关,半个小时再揭盖儿,出一李菁,克隆。后来这个技术被卖血豆腐的学会了

  郭:你看包括你以后哪天梦见你变成一头牛一头羊,你问我,我能提前告诉你,去,上医院等着去吧

  郭:饼大就行呗,是吧。吃了四只我实在吃不了了,我这一会还得回家吃饭去呢啊

  郭:你不认识我啊,我是天上来的,天堂知道吗,上帝让我找你,上帝?谁徒弟?

  郭:撑死的?那到有可能,对对对,跟着走吧,跟它一块儿,它弄块儿云彩,站上边儿,嗯儿...,来到天堂,好看,建筑好看,着铁栅栏门都关着,这两边儿还有牌子

  郭:我这儿等着吧,天使说你等会儿,我叫门去,嘿我说,怎么称呼?还没问它贵姓?你就管我喊仨儿就行了

  郭:行,你叫门吧。到门口又一门铃,叮咚,门一开传达室王大爷出来了,回来了仨儿!回来了,这是郭先生,快进来进来

  郭:都这么大个儿,三个针儿这儿转着,所有都挂满了,又转的快的又转的满的,我说这怎么回事?说这你不知道吧,地上又一个人呐天上就有一块表

  郭:转得快,转得快。来这屋等着吧,把我带进来,一瞧啊,呵,上帝坐那儿正抽烟呢(动作)

  郭:好些日子没见了啊,挺好挺好的哈。郭先生您好啊,不知郭先生到啊,未曾远迎,当面赎罪,岂敢岂敢,来得鲁莽啊,帝大人就赎个罪儿吧,啊

  郭:嗯,来且了。来你坐坐,别客气啊,今天啊,咱们好好吃一顿,大排宴宴啊,最上等的规格请你,别且,我这人对吃饭不是特别讲究,一般就行了,不不不行,别人行,你不行,必须好好招待

  郭:一会儿的功夫菜都预备齐了,一瞧,呵,哪丰盛啊?一人一套煎饼果子,给杯白开水

  郭:我说帝哥,就吃这个啊,这还这还丰盛呢。对不起啊,你看天堂上就是你,我,仨儿,老王,咱们四个不值当起伙,你先凑合吃吧

  郭:吃吧。吃完了,坐这儿聊天,我说这上天堂有什么好处啊?好处大了,太大了

  郭:这样吧,因为你是这个很了不起的一个人呐,我们可以满足你一个愿望,你想干嘛都能答应,我说,好啊,我希望天下和平,百姓们安居乐业,国泰民安,没有战争,行吗?

  郭:咱实话实说啊,我没这么大造兴,我也不跟你说别的,这这....(抽烟)

  郭:你换一样行吗?咱商量商量别的,我一摸身上带着一张李菁的相片儿,你的相片儿啊,帝哥,您看看这个,这是我师兄弟儿,李菁,长得挺寒碜的,搞不上对象,你给他,变漂亮点儿吧,(看看撕掉)行行行了,还是说说世界和平那事儿吧

  郭:啊,就是,我说你这,太不象话了你这个,你给我撕了象话吗啊,你不同意说不同意,撕了干嘛,我这还留着辟邪呢,欺负人不行

  郭:不能不能,就是你一人儿的,我特意看了看的。太不象话了你啊,我一说这个上帝急了,呵,烟头儿一扔,褂子一脱,一巴掌宽护心毛,这儿还纹着带鱼

  郭:急了,嘿,我怕你这个,咱外边笔画儿去啊,说是往外,我跟他没发交手,他们仨人儿呢,上帝老王仨儿

  郭:拉开栅栏门出来踩一云彩上,飞吧,没想到上帝出来了,从怀里掏出来一遥控来,一指那云彩,翻,光叽,我掉下来了

  郭:哦,那段儿过去是吧。太难看了,一个长一大牛脑袋,一个长一大马脸,手里拿着钢叉

  郭:哦,西门大官人。我说二位,二位有事儿吗?你叫郭德纲啊?没没没有,我叫李菁,不能,不能(高声),你哪那么寒碜?

  郭:你瞧人李菁的脸,长的跟车祸现场似的,不能,你就是郭德纲,你走不了了,你走不了了啊(高声),阎王爷叫你呢啊,走走走,阴曹地府,快去。你瞧还有这么倒霉的事儿吗,啊。打天上下来又奔地府了,那就走吧,慢慢阴间路,走也得走些日子了,等会儿站这儿别动,打车

  郭:省得走道儿了,来了来了,上车,呸,这一块六的这是,这不给报你知道嘛李:这财务制度还挺严

  郭:嗯。等,等一块二的吧,一会儿功夫来辆一块二的,上车,拉着我,奔那个森锣宝殿,阴曹地府,来那一瞧啊,太可怕了,整个阴曹宝殿鬼哭狼嚎

  郭:油锅嘎啦嘎啦,翻着油花,惨着呢,有一人儿下去的,有俩人儿搂一块儿下去炸的,还有抻成四方的下去炸的

  郭:炸,都炸,那等着吧,今儿这罪够受的啊,一会儿功夫听里边电铃响--铃....,阎王爷上班了

  郭:大鬼儿小鬼儿两边站着,阎王爷出来了,头带冕旒关,身穿褶黄袍,往龙书案后边儿一坐,这龙书案太大了,三米多长

  郭:阎王爷这儿一坐,嗯(有力地),远瞧呼呼悠悠,近瞧飘飘摇摇,有人说是葫芦,有人说是瓢,在水中一冲一冒,二人打赌江边桥原来是,王文林洗澡。大鬼儿小鬼儿都站起来了,好好好(鼓掌),阎王爷站起来,谢谢,谢谢各位,谢谢...

  郭:那个,人犯带齐了吗?跟您回,带齐了。好,带上来。打外边儿押进来了,一瞧啊,于氏由,于宝林,张国容,这都近期来的啊,阎王爷站起来看看,艳芳呢,梅艳芳呢

  郭:艳芳哪去了,马面过来了,阎王奶奶不让带,哦,那行,这仨押,押走啊,还有呢,那几个人儿呢?带上来,又押进来了啊,张文顺,王文林,啊,李菁,都进来了,跪跪跪,跪下(有力地),仨人儿跪下了,阎王爷看着这个恨呐,你叫张文顺呐,是我叫张文顺(斜着肩膀),肩膀咋那样儿啊,打打打,说打,小鬼儿们过来了,拿着狼牙棒,照这脑袋上头,当当当,都见过狼牙棒吧

  郭:跟那个仙人掌似的,大圆棒子上头带尖儿,棒,都咂烂了,顺着脑门儿往外呲血,呜...,(动作)

  郭:是,你就这味儿了。呵,还敢这样说话,啊,狼牙棒,四根儿,打他,四根儿,棒棒棒棒...,整个这前脸儿啊,根笊篱似的,呲...,都是血。

  郭:啊,还有点儿意思呐,打打,你们一块儿都上,啊,四百多人啊,一人举一狼牙棒,对着王先生这脑袋,他这好四面儿都出血

  郭:跑不了了,大小个也轮到我了,吓坏了,往上一走,听阎王爷那儿一吩咐,他一来你们就准备好了啊,刀枪剑戟,斧月钩叉,那什么火的,啊,油锅的,都准备好了啊,等他来

  郭:我可惨了,上来吓我一跳,阎王爷,你叫郭德纲啊,啊(有力),是,是郭德纲,呵,敢说相声啊你,啊,能耐不小啊你,还敢说单的,啊,你要疯啊你,啊,来啊,打,一块儿上,刀枪剑戟一块儿打,我吓坏了,我说阎王爷您别且,您给我一机会,我以后改了,你说改你就改,能改吗?能改。般一凳子,让他坐那儿

  郭:来,你抽一根儿,谢谢您谢谢您啊没事儿啊,我跟那帝哥关系不错,你别提他啊,别提他,嗯,今天找你来有点儿事儿商量商量,你们四个都是说相声的,说相声好人忒少,今天这样,死罪已免,活罪难饶,我得罚你们四个,怎么罚呢,搭上来(有力),话音刚落,大鬼小鬼搭上四样东西搁这儿

  郭:哎。就是王八那后壳,四个都立好了,都贴着标签儿,有三个写的是公,一个写的是母,阎王爷说,你们四个啊,钻这里边儿去,回阳间,别当人了,下辈子你们一人儿当一大王八就得了,啊,就算惩罚,走,钻吧,要说起来这仨人太坏了

  郭:张文顺,王文林,李菁,滋溜滋溜,一人钻一公的,扭头儿就跑了,太恨了你们

  郭:给我留一个,还写的是母,这要是跟阳间,咱们河边儿遇见了,一开玩笑,这受的了吗,这个

  郭:啊。阎王爷也催我,快,钻,钻上走了,阎王爷这,这不行这个,别废话,快快快快,这饶不了你,不是(很委屈),您就再给我机会,我以后改了行吗,你真不钻是吗(有力),行,不钻不钻吧

  甲:为人民服务吗!为满足老百姓吗。我们从加班加点,早上一睁眼那,排队等着。求字的人都满了,这儿站着,我在这等着。

  甲:哎,我们那作品都一“卷”,一“卷”的。这个赶上中午吃饭人多还行,平时也就一天百十块钱。

  甲:拿我那笔,刷颜料。怕不干,底下字台生火烤着,上边拿扇子扇着。前边有几个砚台,铁的,搪瓷的。装的墨粉,有甜有咸,有时候抓有时候刷。“要朱砂不要?…少来,好!”

  甲:我拿着毛笔在上面写起来,常翻面,写好了,落了款,卷起来“拿好!下一位!”大书法家!

  甲:谁说刷酱了?谁说刷酱了?你看我这相貌仪表,风度气质,我像烤羊肉串的嘛?

  甲:你打听打听,你打听打听,有多少大人物曾经去我们学校参观访问,称赞我们学校有人才,好!

  甲:小泉在日本,看报纸,一瞧,哈尔滨有高人,叫王峰,文章非常可口,他爱好中国书法。

  甲:一人一个写字台(动作)。一看小泉来了同学们都很热情,推着字台就来了:“来几串?”

  甲:校长叫我们,“别乱别乱!都站好,站好。今天呀,咱们很荣幸地请到了小泉先生来咱们学校访问,咱们大家欢迎。”

  甲:小泉冲我们点头致意,然后说“尊敬的校长,各位同学,大家好,今天小泉很荣幸,能够来到贵校访问。”

  甲:“众所周知,贵校历史悠久,声名远播,别具一格,独具特色。今天到贵校,就是想亲身体验一下贵校的‘风味’。”

  甲:小泉对我们校长说,“校长,我有个提议,不知尊意可否?”我们校长说,“您请说吧。” 小泉说:“久闻贵校人才济济,藏龙卧虎,我想出个题目考一考这些学生,不知您意下如何。”

  甲:写完了小泉扶着这儿:“看着啊,春眠不觉晓,处处闻啼鸟。夜来风雨声,花落知,多,少。”

  甲:“好嘞!”,我们同学个个是争先恐后,先把纸做好,然后饮饱了笔,刷刷刷刷,一人对诗一首,往跟前儿一送,“来!来!您、您来我这个!”“您来我这个!”……

  甲:鉴赏了四百多份文章,就吃到我这个,堂堂堂吃完了眼睛直放关光啊,“……嗯,好!好!好!此篇华翰是哪位才子的文章?” 乙:问是谁做的。

  甲:我赶紧过来了:阁下,我写的。好啊,可称饱学鸿儒啊,可能照此文章再烤一篇?

  甲:(模仿小泉,右手拿着手机,左手捂着耳朵,边走边找信号状。)“喂!喂?……靠!”

  甲: “喂?……啊,我是小泉。喂?喂?(躺下,乙扶甲)这回好点了,噢,布什,布哥!啊,你好你好……我昨天给你打电话了,你手机没充值啊。

  甲:我。。。你。。。萨达姆。。不是。。。扎卡维都死。。。拉登。。。啊,xxx哪!!

  甲:打完电话,又走过来,向我们校长说道:“校长,刚才是美国的总统先生的电话。”

  甲:“布什说美国正在全球范围内公开聘请一位“超等总理”,我看令高足王峰君,饱学鸿儒,著作等身,风味独特,有浓郁的新疆风味,我看他去挺好,不知校长意下可否?”

  甲:校长一听, “好,您多栽培!”我一听吓坏了,地不熟,我可不愿意去呀!

  甲:灵巧啊。你像咱们住的那二楼,一个跟头就上去了;这管灯,噌一下子就上去了。

  甲:贼干嘛啊,助人为乐给人开锁吗,不管什么锁,我爸爸看看弄根面条就捅开了。

  甲:我爸爸说不行你就学武术吧,你哥哥也闲着那,学武术吧。我说学武术你教我啊?不行咱们有规矩,爹是练武术的,儿子要练得交到外边去。

  乙:虎岭啊?那地方我可熟,那可没出过什么大武术家,那净是卖粽子的,端午节吃的粽子。

  甲:你不练这个,你哪懂啊?!我父亲说明来意:两个犬子托负与您,您老多加心。

  甲:比如说老师打你了,你寻短见,老师不负责任。我爸爸眼泪都下来了,可你要不写,俩孩子前途怎么办? 乙:是。

  甲:讨厌,讨厌。都摆好了,师父看看我,我可要写了。写吧,要不我替你写,我写字有一套。

  甲:我师父把我拔了开了,研得了墨片饱了笔,我师父眼泪也下来了:这笔不落俩孩子命在,笔一落这是两条人命啊!屋里的气分很凝固,二十分钟没人说话,我师父叹了口气把笔放下了,咳别写了。

  甲:练武术是循序渐进,一上来练《葵花宝典》?不可能。先练掌,再练拳,最后练兵刃。

  甲:练呢练成了再换铁的啊。再练拳,铁豆子,堂堂堂捣,把铁豆子砸碎了!! 乙:哎呀!

  甲:院中有一棵一百多年的枣树,堂,堂,堂,打三下放下歇会儿。 乙:三下就歇啊?

  甲:是,谨遵老师教诲。每当听到您这些正义的言词我就五内彭湃,就想找一个恶势力跟他同归于尽。 乙:豁!

  甲:碰见了自己年轻时候红颜知己的女儿,从见到她的第一眼起,师父知道自己的江湖生涯结束了,自己注定要远离白衣如雪来去如风的日子。老人家以85岁高龄毅然决然带上假发还俗去了。 乙:跑了?

  甲:我师父走了,我们的功夫可不能搁下,天天照样儿练(动作)。有一天我们哥俩正练着呢,有人叫门,开开大门一看,这个人手拿拜匣,我接过拜匣一看,里边有一请帖,“瓮中鳖”压运公司。

  甲:瓮中鳖就是跑不了,就是他们压运的东西很安全。他们经理,请我们哥俩保趟镖,你说去不去? 乙:去呀!

  甲:太客气了,来吧哥哥上车吧。你上那边我上这边,一起上省的翻一个轱轳不好坐。

  甲:坐好了,大个把这弄好了,古录古录,这车上讲究,这叫独轮王八拱。拱到了压运公司,门分左右,老少英雄都出来迎接我们哥儿俩,都是三山五岳的英雄,四面八方的好汉,当中闪出一位老先生,须发皆白,年过七旬,看见我们哥儿俩来了,赶步上前抱拳拱手:“不知二位壮士驾到,未曾远迎,当面恕罪!”我们叙过客套,穿过二道门儿,迎面一个二楼,老头没走楼梯,冲我们哥俩一抱拳:“二位壮士,请楼上饮酒。”

  甲:急中生智冲我哥一努嘴“恩”我哥从怀里掏出暗器“叭”往旁边一扔,我拿手一指“哎呦,老爷子,有刺客”。老头急了,领这些人,走咱们追去。他们走了,一拉我哥哥,走,上楼梯。

  甲:摆的是()吃饱喝足,我说告辞了!别走!别吃完就走。请二位过过汗儿吧!

  甲:这回怎么下去?站在楼梯边上,一踹我哥哥,古录录他滚楼梯“慢点慢点”我追下来了。

  甲: 当时我哥哥一看院子当中摆着十八般兵刃,他伸手拿起一杆大枪,我哥哥练了一趟六合枪。

  甲:拿起大枪,刚要练,我说哥哥,你感冒刚好可别重复了。对,放下大枪,气不长出面不更色。

  甲:今天我左手是刀右手是枪。一伸手抄过枪来,实心大铁枪,一掉个,枪尖冲下,叭叉在地上“老爷子您扶着点,我挑口刀去”老头俩手纂着“那边,那边都是刀”。我来到这边,一看还真有好刀,刚要抽还没抽出来,只见西北前天来块乌云,古录古录一打雷,只听“卡叉”一声劈雳,再看老头躺地下这样了。

  甲:我很喜欢这个游戏。我说这样吧,我只练刀吧。一伸手仓郎郎,把这口刀趁出来了,今天让大伙瞧瞧,着叫“夜战八方藏刀式”

  甲:练完刀,老人家说:“现如今有有一趟镖请您二位去保,来来来请二位验验镖吧!”

  甲:就是看看我们保的是什么。把我们让到后跨院,我一看明白了,这是暗镖。来到这一看,窝瓜,白菜,香焦,茄子。。。

  甲:打这我们可就出来了,走亲河沙河长平县,南口青龙桥康庄子,怀来县康庄子,沙城保安康庄子,下花院康庄子,张家口康庄子。。

  甲:康庄子我熟。到康庄子我饿了,依着我哥哥打尖住店;我说,不行,头一次保镖,要落个好名声。

  甲:连夜而行。出去康庄子四十多里地,就看前边一带黄沙岗,有一片密松林,就听:叭!一声响箭,吱喽!一声呼哨,呛啷啷一棒铜锣响,可了不得啦!

  甲:,噌,噌,窜出四十多名喽罗兵,当中为首的黑大个儿,手拿镔铁大棍,口念山歌。

  甲:俩人打他总占便宜,我和我哥哥一块上。枪来刀去,刀来枪往,我抓着破绽大刀一挥,斗大的脑袋就地翻滚我是嚎啕大哭。

Copyright 2017-2023 http://www.YOTHINB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